首页 » 博彩betway » 博彩betway【爆笑】『女鬼在医学院209室被整惨』

博彩betway【爆笑】『女鬼在医学院209室被整惨』

 

)

  作为医学院的学生,恐怕没有人不了解209寝室了。不仅仅面朝北,而且还处于整个寝室楼的最东面。一年四季见不到阳光,晚上更是冷的怕人。正因为如此,209寝室成了无数哥们的兵家必争之地 争取拿不到。不过都是老

七,居然首先劝大家挑选了209寝室,而且是用了一顿饭,让大家开开心心的入住了209寝室。全因为老七对与灵异略有研究,平时玩个笔仙了,碟仙了什么的十分在行。用他的话说就是209寝室,风水这边独好。

可等大家住了进去才发现事情原来并不是那么简单。自从到了209寝室,见鬼见神那是成天的事情,本来打算请个老道什么的,清清风水,镇镇邪气。可是一来大家都不知道谁有真的道行,怕把人家害了不值得。二来也是大家没有人有那个钱。只好都忍着,看谁最后挺不住了,去请。不过看形势是不用请了。大家早习惯了。全因为晚上睡觉的人很少,能有人(鬼)陪着聊天也是一件很爽的事情。

今天是周五。按照寝室的规矩,周六睡一天,然后晚上去聚餐,不过钱得一个人掏,而这个人正是麻一宿的最大输家。老二,老三,老四,老八光荣参战。老大喝了一晚上的酒头,早醉的人事不醒;好孩子老五上完了自习唱着英语歌入睡;老六自然是穿着睡衣陪着麻将的人唠嗑;只有老七,那该死的老七,在自己的床上,念念有词的不知道在干什么。他的床,总是几层破床单子挡着,让人不晓得有什么鬼,不过大家都知道,他又在招鬼。这也是他自己说的,那回大家一起去喝酒,醉的糊涂的老七告诉了大家选209寝室的秘密 风水至阴,所以,要是玩碟仙一类的东西一定很灵。甚至不用两个人,一个人就能轻松搞定 要不怎么天天有那么多鬼。不过好在大家也习惯了,没有追究,只是又让他请了整个寝室的人吃了一个礼拜的早饭才算拉倒。

老七,你又在鼓鼓球球什么呢? 老二喊到。

没有什么,新学了一个碟仙的玩法,试试好不好使。 帐子里穿来了老七的声音。

靠。你一天到晚没有正事了,就tm干这个了。你也不怕自己成了一个鬼! 老四狠狠的说。

谁不说呢。昨天招了个什么猫妖,害得我们折腾半宿才睡着。有病啊? 老八接接着说。 八万。

碰!一条。 老四喊到。 今天又招什么东西可没有人给你收拾!

得得得,别理他,出了事他自己收拾,不管他! 老三说。

哼!让你们也知道我老七的厉害!让你们一天到晚不敬神灵! 老七忽然大喊到。 碟仙显身了啊!

一声巨响在老七的床上响起。一道紫蓝色的光照亮了整个帐子,让人说不出的诡异。而此时。作为照明的蜡烛也变得摇摇曳曳。

宝贝,别害怕哦。咱们大家都在这里。 老四轻轻的抚摩着烛台,与其说是烛台还不如说是骷髅头,解剖课上,几个人从教室里带了回来。杀猪的(解剖老师的爱称)也没管,反正东西多的是。小孩呆着没有事拿回去玩也很正常。造型很奇特,正好鼻子的三角形空洞成了插蜡烛的地方。骷髅头上有一个枪眼。据说应该是被枪毙的犯人才会有这个东西。不过此时倒成了老四放烟的地方。由于老七成天招鬼。它也有了灵性。但大部分时候都不说话。老四怕被收拾寝室的大叔看到,只好放在鞋盒子里。只有在重大的时刻,诸如考试,打麻将,会夜餐等等才拿出来使用。

老二的宝贝不是骷髅头,而是一副人的腿的骨架,从脚到大腿,一块不缺,正好成了一个立式的烛台。蜡烛被放在了大腿跟上。很艺术。

今天你招的又是什么东西啊?该不会又是什么精了吧? 老二叼着个烟卷问到。

我今天一定要吓死你们! 老七咬牙说到,已经被撅了n回了,不论他招了什么,大家都能轻松搞定,都要气死他了。 是一个降头师的宝贝,人头!

我倒!那还用招啊?这不现成就有一个吗?你要是喜欢你拿去玩两天,不耽误我们打麻将就成。 老四一边说一边抚摩着骷髅说到。

哼!你那个破的骷髅头都放多久了?一点灵性也没有了!这回来的是一个炼了七七四十九天的怨鬼人头!死之前是被蝎子,毒蛇,蚂蚁咬死的!充满了怨气!你死定了。

闭上你的嘴吧!少耽误我们打牌! 老二喊。大家于是沉静了,只有老七念咒的声音还在幽幽回荡着。

忽然窗外响起了啪啪的声音。而烛台的灯光早就灭了,一束惨淡的月光照在了麻将桌上。而在月光中央还有一个原球型的黑影。正对着的老三抬起了头,他大惊失色的指着窗外,所有人呆住了。一个人头在正贴着窗户要进来。

哇靠!快放进来!丫的明天又得擦窗户了!昨天才擦的!累了我们一个下午! 老四惊呼到。

不管他。让他在外面耍吧!明天让老七擦!弄的又全都是血什么的。谁给他收拾!

老二生气的说。

就是,就是!少管点事好了。火柴呢?把蜡烛点上。 老三说。

不~~~~用~~~~~了~~~~~我~~~~~帮~~~~~~你~~~们~~好~~~了~~~

片刻,一股磷火在蜡烛上惨淡的亮了。人头正漂浮在麻将桌上,对着老三,裂着嘴笑着,嘴里全都是蚂蚁和蛆。而脸上腐烂的皮肤全都是药水泡过的痕迹。一条黑黑的舌头耷拉出了嘴。眼球也在脸上悬着。

m的。你好看啊!滚一边去!老子三圈都没有胡过了! 老三生气的用拖鞋照着人头就打。把人头打的哇哇乱叫。不敢在桌子上呆了。只好绕着四个人慢悠悠的飞着。

算了,还是用老五的探照灯吧,这个什么都看不见。 老二指了指磷火说到。 一会老八又该藏牌了。

滚!俺打牌只输钱,不输品啊! 老八说。回手从老五的床上取下了充电灯。整个寝室亮了起来。

c! 老二回手就抓住了人头的头发。把人头抓在了手中。 你丫的再在这里晃来晃去。老子就废了你!

人头被老二扔在地上,一大把头发还留在了老二的手里,顿时感到没有面子。想用妖法迷倒众人,然后在吸取众人的精气。于是在空地上转来转去。整个头也变得越来越有生气。腐烂的脸开始脱落,露出了白森森的骷髅。可是头上居然还有几处稀松的长发。白色开始发紫,紫色开始发青,当变成黑色的时候,整个寝室就会在它控制之下了!

众人早不在打牌。都直勾勾的看着飞着的骷髅头,说不出的好玩。终于骷髅头变成了黑色。冲众人诡异的笑着。

它这个嘴不错哦,放个瓶子什么不是很好吗? 老四问到。

够大吗?你去试试。 老二说。

放啤酒瓶子还行。 老四说。于是从地上拿起个酒瓶子向骷髅头走去。骷髅头张开了大嘴,刚想向老四喷毒雾,却正好被老四的啤酒瓶子堵上了。

真的。不错,挺有创意的。 老三欣赏到。

行啊,就那么放着吧。明天教教它给俺们倒酒。 老二说。 来来来,接着打牌。

骷髅头都要气疯了。头一回被人这么戏耍。想喷毒雾却苦于嘴上的啤酒瓶子,疯狂的在空中飞来飞去。

m的,你消停一会不行啊?! 老二生气的喊到。从地上拣起只鞋砸了过去。骷髅头只顾着甩啤酒瓶子,什么都没有注意。打得他满眼冒金星。跌倒在地上。它早气得不行了,用力一咬,瓶子顿时碎成几块。 咯吱,咯吱 的响声,正是它狠咬玻璃的声音。

众人早习惯了,也没有人理它,让它自己在哪里耍着。

呀呀呀~~忘记了,那酒瓶子里装的是硫酸! 老四惊呼到。 碎了不就完了吗!快看看去!

你也真是的!本来到药剂教研室里偷酒精,你却弄了一瓶硫酸!你刷厕所啊! 老八抱怨到。

行啊,碎就碎了,要不也没有地方搁。 老二打个圆场。

不是啊!硫酸不是把骷髅都烧没了吗?! 老四懊恼的说。他走了过去,看了看被硫酸毁容的骷髅头。 m的!气死我了。要不正好凑成一对!

得了,快回来打牌吧! 老二接着说。 无所谓,下回上解剖课再弄一个。这个这么臭,和老大的鞋有一拼。不要就不要了!

老二走到了老七的床边。用力的敲了敲老七的床。

衰七!把你的东西收拾收拾!一地都是,臭烘烘的!

什么!你把人头怎么了? 老七焦急的问到。

没有怎么的。它自己喝了硫酸。然后就烧成这模样了。qq1250526792满地都是泡泡,你趁早收拾啊。

我的天啊。我的天啊!这,这让我怎么和人家交代吗?!你们也太过分了! 老七一探头下了地。

大哥,我们大家到是挺喜欢它的,可是它自己不听话,还咬玻璃吃,你能怪我啊!你自己收拾收拾吧。那硫酸倒是挺纯的,看样子能到95了。你注意一点啊。 老二说完就回到了座位上,整个寝室里回荡着一种近似于烧猪皮的味道。老七在哪里着急的蹦蹦跳跳。

胡了! 老二高喊到。 还是杠开!封顶封顶啊!

不是吧~~这也太假了! 老四颓然的说到。

小心鬼上身! 老七怨怨的说到。

鬼!鬼个屁!和你住一起,一天到晚什么都没学会就是学会怎么不怕鬼了。 老二接着说。 你要在多说话,小心老子把你摊给砸了! 还有快点收拾啊!这屋子里都什么味儿了!

不敬神灵,该死该死! 老七口中有嘀嘀咕咕一大套,又把寝室众位兄弟听了个晕头转向,索性不再理他。老七也只好自己用拖布条扫收拾着寝室的地面。

衰七,把你那些菊花什么的拿出来给大家怎么样啊?我们渴了。 老六问到。

靠!那是我用来辟邪的。怎么能当茶叶喝呢?! 老七的青筋蹦起来多高。

算我没说。 老六讪讪的答到。

丫的咱寝室要是没有你就没有什么邪不邪的了! 老八撇了撇嘴巴。 红中。

我去倒垃圾!你们不许动我的东西啊! 老七狠命的说。然后就拿着垃圾带走出了寝室。他刚一出寝室,醒着的五个人就冲到了他的床旁边。一掀帘,发现整齐的床铺上,是一张小桌子。而桌子上却是一个很古旧的盘子。

是古董诶!估计能很值钱的。 老四拿在手中看了看。

就是,他这里一向都有好东西。 老八插话到。也用手摸了摸。很光滑,上面的花纹很朴素,但是却充满了灵气。

你~们~在~看~什~么~呢? 一个女人的声音在他们身边响起。

哦,盘子,怎么了?是你的? 老六问到。回头却看到一个穿着深兰色古装衣服的女人正站在他们的后面。

是~我~的~ 她慢慢的抬起了头。那张雪白雪白的脸上。充满了敌意,而最可怕的是她居然没有黑眼球!

你来就来吗!也不和我们说一声。 老三生气的说。

我~是~鬼,难~道~你~不~怕~吗? 那个女人的身子在空中漂浮着。

你说话别老颤颤巍巍的好不好?我们都听不清。说话拉长音就酷啊! 老四生气的问到。

你们难道不怕我吗?! 女人生气的厉声说到。她的衣服随风摇摆。声音恐怖的回荡在整个寝室。

靠!给我放下! 老七刚进屋子就发现几个人正在赏玩着他心爱的古碟子。老四一惊,碟子早摔在了地上,碎的七零八散。

你们,你们 老七生气的喊到。众人正等着他发怒。

算了,反正也是路边坑里刨出来的。 老七拍了拍手。 我还以为能招来个什么好玩的东西呢。结果什么都没有。

切~ 众人一哄而散。只有女人,确切的说是女鬼的声音回荡在寝室里。

我~要~杀~了~你~们。

一道寒气从蓝衣女鬼的身体里发出。碟子立即和成一个兰色的原球。片刻又在屋中迸裂开来。一团黑气笼罩在整个209寝室上,而挂在老七床边的招魂铃剧烈的响动起来。

m的,又被弄成了这样乌烟瘴气的。这怎么打牌啊?! 老二生气的问。
betway必威开户

原文链接:博彩betway【爆笑】『女鬼在医学院209室被整惨』,转载请注明来源!

0